粉佳人摄影机构 PINK LADY

婚姻的羽毛(二 )


  
  周末,孩子去了奶奶家,秦力说单位有活动,早早走了,孟莲想问他是什么活动,能不能带家属,可想想自己还算是家属吗?正独自躺着郁闷,同事姐妹在微信上邀约出去玩,孟莲便答应了。
  
  原来是好些同事一起去郊区,她一眼就看到了程建和他的车。去年单位组织旅游,孟莲崴了脚,程建背她,给她揉脚。从那时起,孟莲感觉他看自己的眼神儿就有了变化,后来又听说程建和妻子总吵架。要是换作以前,她不会坐程建的车,可现在,她赌气似的特意上了他的车。车上只他们两人,程建问:“你老公怎么没和你一起来?”孟莲没回答,程建看了看她,递过来一盒车厘子,说:“怎么,不开心?知道你喜欢车厘子,我特意买的。”孟莲的心顿时一软,虽然一看那包装就知道是水果店打折的那种,可还是让她觉得温暖,毕竟他知道她喜欢车厘子。“我和他离婚了!”这话脱口而出,把孟莲自己也吓了一跳!凭什么要把这种隐私告诉一个毫不相干的男人?程建在路边停了车,问她是不是真的,到底怎么回事。孟莲不再说什么,程建显得更殷勤了。
  
  程建开始频繁地给孟莲发微信,有时深夜还发,孟莲大多没回。秦力倒是挺放心,她洗澡时忘记带手机在身边,就放在那热闹着他也不看看,只是提醒她有人找。孟莲想,难道真是陌生人了?如此不在乎。
  
  因此,當程建约她一起吃晚饭时,她答应了。喝了点酒,程建的胆子更大了,说附近有家酒店很实惠。孟莲竟鬼使神差跟他去了。爬过逼仄的楼梯,进到阴暗狭小的房间里,程建一把搂住了她。孟莲突然一惊,她想起秦力和她的第一次,那时秦力还在学校,深夜给别人画设计图纸赚钱,她去他的房间,两人拥在一起激情迸发时,秦力却控制了,牵着她的手招出租车去五星级酒店订了豪华房间,说哪能在简陋的床上爱自己心爱的人呢?暖流与愧疚潮水一般涌了上来,孟莲落荒而逃。
  
  回到家,秦力一把抱住她,兴奋地说:“老婆,我们的房子,网签通过了,银行马上放贷。过两天我们就可以重新结婚啦!”孟莲也紧紧地抱住秦力,仿佛失而复得的宝贝。
  
  四
  
  几天后,房子的所有手续办妥。秦力立刻请了假,催着孟莲去民政局复婚。
  
  开开心心领了新的结婚证,孟莲心上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,可户口本上“婚姻状况”一栏仍旧是“离婚”,她看着很别扭,立刻就去派出所要求改掉。
  
  派出所的大姐给她改了婚姻状况,打出新户口页,孟莲看到“婚姻状况”一栏写着“复婚”,顿时就急了,问:“不能写‘已婚’吗?我是跟同一个人再结一次婚。”大姐说:“是啊,所以是复婚。你以为离婚又结婚就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吗?当然不是,离婚是有烙印的,任何形式的离婚都是。”看孟莲还愣在那不愿走,大姐又说:“婚姻是夫妻的羽毛,你拔下来一次,又粘上去,跟原来长在那的,能一样吗?很多人为了这样那样的利益随意拔掉婚姻的羽毛,以为随时都能重新粘上,也不想想,那是会有粘痕的啊。”
  
  大姐说的没错,羽毛拔过的痕迹,终究不太美观。孟莲想起自己这大半年来的忐忑不安、思前顾后,想起公公的讨债电话,想起深夜里她跟程建的那些甜言蜜语,想起程建抱她时的感觉,忍不住打了个冷战。
  
  她去超市买了一大袋糖,带到公司,大声说:“吃喜糖啊,我又结婚了,跟同一个人!”程建悻悻地接过糖,孟莲当作没看见,她心里想的是,以后要怎样全心全意来爱惜和保护自己婚姻的羽毛。



粉佳人   衡水婚纱照

了解更多粉佳人摄影

粉佳人摄影

扫码领礼品

粉佳人摄影

CopyRight 2016
粉佳人衡水店婚纱摄影-主流幸福婚照的典范-中国高端婚纱摄影品牌
粉佳人婚纱摄影 衡水婚纱摄影 衡水婚纱摄影团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