粉佳人摄影机构 PINK LADY

无法放开你的手(二)

(三)
  
  一个星期后,赵欣的电话打到了我的办公室里,“我同意签字了,下午出来吃饭吧。我们老地方见,我把协议书交给你。”赵欣的声音低沉伤感,他挂了后,我还握着话筒颓坐在椅子里发呆。
  
  他肯离婚了。积在我胸口的郁气在刹那间抽离,空旷的感觉像是武侠传说中的气,一丝内息源远流长,缓缓地周游全身。我坐在椅子里,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升升降降,脑袋里不由自主地闪现出往日的一幕一幕: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:没有这个男人,就没有今天的自己——
  
  我喜欢海边的风景,他放弃了自己正在上升的事业陪我来到大连重新开始;我梦想海边的房子,他无论如何也贷款给我买了这套拉开窗帘就看到无垠海景的房子。
  
  下班后,我勉强打点着精神去了那家常去的海边西餐厅。几天不见,他似是瘦了许多,但身体挺拔,眼神忧郁沉静,刮净了胡子的下巴显得性感。
  
  丈夫沉默地把一只牛皮纸信封推到我的面前。还没坐下,我的眼眶先红了。我真的永远地离开这个男人么?我忽地慌张起来,难道就这样失去他了吗?
  
  “既然来了,就不急了,先点些什么吃吧。”也许是因为这是最后的晚餐,他看着我微笑,他的眼神清澈而温柔,然后伸出纤长的手指,招呼waiter:来一份黑椒牛柳饭,一份蛤蜊汤。这两样都是我的最爱。
  
  我默然坐着,直到他突然对我说:“最后的晚餐,你能为我点一份我爱吃的东西好么?”
  
  “你爱吃的?”我一下子被问住了,大脑突然一片空白。搜索了半天后,我有点口吃地说:“你爱吃的?你不是一向和我吃一样的么?”
  
  他忍耐地笑了笑,然后一字一句地说:“其实,我们生活在一起这么多年,我一直吃的是自己不喜欢吃的东西。你忘了,我是苏州人,我其实很喜欢江南的菜肴,有点甜那种。”
  
  我听着他的话,仿佛惊涛駭浪,一阵强烈的自责把我擒住了。是的,这么多年来,我居然从来没有想过问一问他喜欢吃什么,而且平生第一次知道原来他喜欢吃甜的时候,我们居然就要离婚了,这不免有些讽刺。
  
  “说点什么,好么?”他温柔地问。
  
  我的泪水开始在眼眶里打转。
  
  “我想好了,房子、店面、家里的东西全都给你!”他沉默了半响,突然又说,“我只带走自己的书和几套衣服。”
  
  “你要到哪里去?”听到这令人心酸的告别,我忍不住失声叫道。近二千多天的日日夜夜,肤肌相亲,月下的温情,对视的双眸,有默契,彼此的习惯,总是爱过的吧?到底这么多年了。我从来没有好好想象过没有这个男人的日子。
  
  “其实,来大连这些年里,父母,还有我的朋友们多次召唤我回到南方去,说那里有更大的发展空间。但是,你喜欢海,喜欢浪漫,所以我一直陪着你,在这里呼吸有腥气的海风,吃我不太喜欢的海鲜,事业上没有取得什么成绩,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  
  “你在说什么呀?我不是指这些。”我的泪水一下子流了下来。
  
  “离婚后,我就要去南方发展了,以后一個人过,还要带着孩子,你会很辛苦的。”他紧皱眉头,抽出一支烟,顿了顿,“所以我把东西都留给你。门面每年还可以租一些钱,要攒起来,不要乱花,以备不应之急。孩子上学,也需要很多的钱,到时候我再想办法。”他说着,眼光看着窗外有一丝留恋,和挥之不去的牵挂与痛苦,那种口气,不像是一个准备离婚的男人,而像是一个即将远行的家长对妻儿的那种不舍与牵挂。
  
  窗外是蔚蓝的天空,明净的大海,白色的水鸟,一切都天堂般美丽和宁静。而这一切突然变得黯然失色,因为一个答应永远陪在我身边的人就要离去了。
  
  “那你怎么办?”我问道。“我总有自己的办法,男人在这个世界上总有生存的办法,不像女人,你那么轻信、善良,又容易受伤。”看着他望着我怜惜的眼神,我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掉。
  
  “别哭了,亲爱的。”他的大手按在我的肩头,一种淡淡的烟草味,如此熟悉,我多么喜欢他身上的这种力量感,这种烟草味,可为什么,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却丝毫感觉不到,反而只有厌烦呢?
  
  “我也该走了。你知道么?每次你和父母姐妹团聚时我的心里都空落落的。我也很想念我的父母,他们毕竟都老了啊。”
  
  听到这里,我的内心充溢的是感动,是自责,更多的是一种全新的爱恋与不舍。这个一个多么好的男人啊,我见识过多少离婚时夫妻反目成仇,是为财产而大打出手,相互辱骂与诅咒;可我从没见识过这样的离婚,这样柔情、深沉、宽容的分手仪式……充满祝福、伤感和牵挂的别离;而直到最后一瞬间,才知道他在婚姻中也一直忍受的种种不愉快和不适应,却都是因为我啊。
  
  “这些,你为什么不早说呢?”我含着泪紧紧抓住他的大手,顾不得自尊与骄傲了。
  
  “因为,我爱你,我愿意忍受这一切,我希望你过得快乐,不要为这些琐事来烦心。”我又一次呆住了。
  
  迟疑了片刻,我说:“你,可以不走么?”
  
  最后,手牵着手走了出来,外面的海风很凉很凉,我坐在他的摩托车后面驶往回家的路,长发飘飞,看着沿路上灯火辉煌的街景,想到自己那个依山傍海,那个他一手打造出来温暖的家,突然有了一种很幸福很幸福的感觉。
  
  一个星期后,在女友又一次聚会中,她们问我:“离了没有?”我把我们最后一次晚餐的故事讲了一遍,然后说:“这件事让我上了一堂关于离婚的课,现在离婚越来越容易了,可正因为如此,懂得坚守婚姻才是一件多少需要理性、忍让和智慧的事情。”



粉佳人    衡水婚纱照

了解更多粉佳人摄影

粉佳人摄影

扫码领礼品

粉佳人摄影

CopyRight 2016
粉佳人衡水店婚纱摄影-主流幸福婚照的典范-中国高端婚纱摄影品牌
粉佳人婚纱摄影 衡水婚纱摄影 衡水婚纱摄影团购